多米尼克·特纳

书评 多米尼克·特纳——《虚假的朋友》

© 多米尼克·特纳

“我对真实与非真实、真实与虚假之间的相互作用非常感兴趣,以及我们是否真的知道其中的区别……。


──── 伊丽莎白·卡恩 (Elizabeth Kahn),6 年 2024 月 XNUMX 日
  • 摄影可能给人忠实再现现实的印象,但它并不总是传达绝对的真相。每幅图像,即使看似简单,也承载着摄影师的主观视角。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雪中​​的树枝


    当图像缺乏上下文信息时,这种主观性变得尤其明显,有时会导致误解而不是澄清。

    都柏林的特纳创作了引人注目的视觉图像,将美术元素与讲故事融为一体。他第一次遇到“假朋友”(或“假朋友”)这个词是在法语课上,指的是不同语言中看似相似但含义不同的单词。这引起了他的共鸣,正如他所说,他“总是对这种被引诱到错误的安全感并最终被它抓住的想法感兴趣”。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靠墙的梯子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戴着面具的男孩靠着一棵树站着


    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其他人(例如领导者或权威人物)的操纵和欺骗而发生的,或者是由于我们自己容易让个人看法和解释影响我们的判断而发生的。这可能会导致对没有事实依据的事情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或者由于信息不足或个人偏见而对情况产生误解。他的处女作《虚假的朋友》探讨了缺乏背景、信息或清晰度如何导致另一种现实。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椅子


    “我对真实与非真实、真实与虚假之间的相互作用非常感兴趣,以及我们是否真的知道其中的区别, 以及作为个人和社会,我们如何处理这个主题
    或者我们是否尝试解决这个问题。”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山风景


    彩色摄影的早期倡导者乔尔·斯特恩菲尔德 (Joel Sternfeld) 曾经说过:“黑与白 是抽象的;颜色不是。看着一张黑白照片,你已经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种观点在特纳的作品中是正确的。他的图像描绘了一个熟悉的世界,但同时也是一个陌生的世界,充满了明显的超现实感。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穿着婚纱的女人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海蜇


    由于单色调色板,特别是由于对阴影的强烈强调,看似平凡的场景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品质。观众被迫仔细审视图像,寻找隐藏的元素,而取景往往表明只有原始场景的一个片段是可见的,鼓励人们进一步思考真正展开的内容。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


    特纳图像的纹理触感增强了其抽象品质。受 19 世纪摄影家的影响,他优先考虑内容和形式,认为它们对于一张好照片至关重要。然而,他也强调特定的后期制作和印刷技术,这些技术能够“提升情感影响”。


    在《假朋友》中,特纳结合了模拟胶片(他自己处理)、数字暗室技术和特殊的日本纸张,他发现这些纸张非常模仿传统模拟印刷的感觉。书中和网上看到的最终图像是从主印刷品中扫描出来的,而不是使用原始数字文件进行印刷,这使得整个过程具有怀旧、近乎空灵的品质。

    多米尼克·特纳的黑白摄影


    在一个日益二元化和两极分化的世界里,信息触手可及,但在许多方面,真相却越来越难以辨别,《假朋友》是一部引人入胜的作品,迫使我们思考我们所知道的事物真实的。

    这是抽象的一个强有力的例子 visual storytelling 这在视觉上引人注目、有趣,但至少对于这篇评论的作者来说,有点令人不安。

     

    所有图片 © 多米尼克·特纳

    “假朋友”可以通过他的网站购买 官网.